• 2014-06-30

    随想

             人不是一时一时变老的,人是一事一事变老的。

             有时候,心一寸一寸的痛,痛的自己无法呼吸。为什么爱的时候,心里还是空落落的。

  • 2012-12-30

    经历岁月 - [こころ]

           让人成长的不是岁月,而是经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—— 题记

          从荆州回来的晚上给爸妈打电话。问他们武汉的天气如何,下雪了吗,冷不冷。生意好不好,爸爸年底比较忙,下雪就别开车出门了。寒假的时候本来和闺蜜约定去香港玩,爸爸说今年是我的本命年,不宜出门。在对抗了一个星期之后,我还是妥协了。签证也就不用办了,元旦放假安心呆在远安,或者去宜昌找同学耍,看没有看的《少年派奇幻漂流》和《泰囧》。闺蜜元月5号就要考研了,她说星座罗盘告诉她这次考研她势在必行。我们俩经常煲电话粥一煲就煲几个小时,这一年对她而言,极不平凡。3月份她从北京辞职,旅行,考研,父亲突然中风,照顾住院的父亲直到病情稳定,继续在华师租的小房子里准备考研。诚如她所言,这一年,是一次心灵的洗礼,她要和孤独、寂寞作抗争,断绝网络,早晨六点起床读书记考点,开始听佛教音乐,信奉佛教,渐渐地步入佳境。

           十一月份,奶奶突然脑中风,幸好大伯父是医生,抢救及时。爸妈回老家,妈妈帮忙照顾半个月直到奶奶病情稳定。这个礼拜同事的父亲突然脑溢血,一个晚上的时间不到,便病危继而离世,并不是太大的年纪。生老病死,万物流转,离我,其实也并不遥远。

           于是我终于相信,让人成长的并不是岁月,而是经历。  

           还记得十九岁的时候,二堂哥出车祸,那种你最亲的人离你而去的痛彻心扉,没有经历,又如何能体会。我还时常想起他来,那一年,他二十岁。本是最风华正茂的年龄,等着结婚、生子,生命才刚刚开始,可是一场车祸夺走了这个年轻的生命,于是,一切也就戛然而止。假如没有那场车祸,到今天,也许他已经结婚生子,也许孩子跑到我跟前喊我姑姑。生命,是脆弱不堪的。

          爸爸在电话里催促我要尽快认识适龄的男孩,二十四岁了,父母担心的无非就是婚嫁与否。等到你组合了自己的家庭,他们也不会认为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。接着他们又要操心你的后代。一谈到这件事情,我就只好说知道知道。他们不是没有介绍同事熟人的儿子给我认识,只是每次总在我这个地方出问题。是我爱理不理,高傲不堪,每次别人便会失去了与我沟通联系的动力。 认识一个人,直到一起过完以后的余生,生命是如此漫长的过程,为何要操之过急。  

          我不是完全没有在意这件事情。认识一个人,五年甚至更久。做朋友比做恋人更容易。我想有时候,我们不是没有机会,只是缺乏继续的动力。一旦开始,后续的事情会比想象中的要艰难的多。很多的人,太快的开始,同时也摆脱不了太快结束的命运。  我不过是太清醒于自己期望的生活和精神状态,于是等待便成了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  时间太窄,指缝太宽。

  • 2012-12-08

    冬日花开 - [こころ]

           教室窗台上种的茶梅不知道哪天就开花了,那是二组的组花。

           犹记得学校开展“窗台有青”活动时的场景,孩子们兴奋十分地在讨论自己的小组要种一盆什么花,最后周日的下午他们去苗圃里购买。等到晚自习来到教室,窗台上一片生机盎然。经费最充足的五组买了一盆六月雪,二组买了茶梅,一组买的文竹,三组买的龙船,四组买的袖珍椰子,六组经费匮乏,买了一盆鹅掌柴。孩子们兴奋十分地给我介绍他们的组花,在萧瑟的秋日,窗台上的一抹绿,让人的心不由自主升起几分暖意。 茶梅是茶花和梅花的嫁接品种,开出红色的花,形状像茶花,但要小一些,花瓣没有茶花精致繁琐,和梅花相比,它又缺乏梅花的那种细小纤弱却顽强的神韵。不过在百花凋零的冬日,它那么耀眼夺目,充斥的是旺盛的生命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这茶梅不知是在哪一日盛开的。驻足在窗台前,脑中浮现的是克里希那穆提的一段话:

           你要了解一朵花儿,就得非常细心地观察它的花瓣,它的茎,它的颜色,它的芬芳和它的美。这些信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去学习,而不是哪天早上随便读一读,然后就把它忘掉了。你必须给它点时间,与它游戏,质疑它,深入地探询而又不轻易接受,与它共处一段时间,消化它,使它成为你自己的东西。 克里希那穆提一定是一个向往并坚信“神交”的人。而关于教育,虽然我正在从事这个工作,但我经常怀疑自己的工作属性。当了快两年的班主任,从理科B班到理科A班,走马观花的换了一批学生。更聪明,更理性,更懂得自我控制自己。50个人,六个小组,两九四八的构成,跑操的时候六八加二的队形,六个科任老师中三男三女的组成,不管从什么方面看,这都是一个和谐的团队。积极的力量总是带来积极的反应,这个学期,很明显感到他们的成长。从身高到心理的,高一的时候有些男孩个头不过比我高出一点,短短半年时间,他们已经足足高过我一个半脑袋的距离。看到他们有些人穿校服,裤子已经短了一截。我感叹一个孩子的成长是多么快的事情,不过眨眼之间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一个人的老去,亦是怎般地迅速。从二十二到二十四,仿佛不过昨天。

            还记得第一次作为新老师代表在开学典礼上发言的情形。YA这个山间小城,对我而言,是世外桃源。优美的环境,淳朴的乡民,可爱的学生,体贴的同事,友好的领导,还有,先进的教育理念(高效课堂模式)和舒适的教育环境。第一次去爬山,看到山间盛开的彼岸花,我惊奇万分,就像小说里不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植物出现在我面前一样。我摘了很多,养在瓶子里,不过它们很快枯萎。虽然同事反复和我说,这花有毒。第一次在YA过生日(农历)是教师节,收到学生们送的教师节礼物,心里快开出了一片花海。第一次去同事老家,绕过山路十八弯,最后到达河口,山坳间的农家,房屋干净整洁,一群人围着火炉吃饭,事后参观香菌种植基地。感受这个小县城里所有的真善美和好,尽管它闭塞落后,可是,它给了人内心最真实的安宁。

           也许这样,对于宜昌这片土地,我格外亲睐起来。似乎天生便有了好感一样。和平原地区比,它的环境更优美,不管是秭归、长阳、枝江还是宜昌市区,街道永远是干干净净的。当然,那些小商铺的老板,也总是笑脸相迎,他们做生意,似乎不是为了赚钱,只是为了享受生活一样。反观平原地区,卫生环境之差不用说,商铺的老板开店的唯一目的便是赚钱,经常难觅笑容。

           也许这样,我迷恋上了种花。淘宝上有一家叫"华晨园艺”的商店,是我喜欢的。在上面买矮牵牛,买向日葵,买欧月,买了冬季的风信子。一年四季,花团锦簇。心情如同花海一样盛开。

           冬天百花虽都凋零,不过有茶梅 ,有风信子,必然,也有不一样的风景。

  • 2012-12-03

    能饮一杯无 - [こころ]

            天气愈加冷了。前几天放月假,学校又带了班主任去泡温泉。这一次泡温泉相比上一次而言,也许时间更充足一些,大家玩得很开心。在水里,人特别能放松自己。先在游泳馆里借着游泳圈瞎游一通,然后等到冲浪池开了,便在冲浪池和一群姐妹们玩。完了之后去蒸了个桑拿,借着去了水上乐园,玩了水上过山车——大喇叭。最后在水疗池里按摩,时间过得那么快,体力有限,也不能一直泡下去,于是最后在休息室里躺到十点,吃着水果,喝着饮料。直到领导喊我们一群人去宵夜。夜晚的温泉小镇格外迷人。泡完温泉格外舒畅和慵懒的人和着晚间的凉意,呼出的白气幻化成了一个个圈。我们一行十几人,在一个烧烤摊前驻足,坐在搭好的烧烤棚里,吃烧烤,喝酒。想起白居易的《赠刘十九》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真是惬意十分的夜晚。

           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。休憩之后便是忙碌的工作了。十一月份就像是我工作的瓶颈期,经常慵懒,暴躁,不想去班上。十二月份是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了,我希望自己好好把握这仅剩的一点2012,假如世界末日来临,我也不必太后悔。虽然泡了温泉之后,现在有点感冒,嗓子变得沙哑,可是心情的好却是阻挡不了的事实。这世界,别人可以阻挡你的阳光,你的财富,就是阻挡不了你的好心情。

           也许日子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螺旋式上升的状态吧。心情也是,就像日升月浮,四季变换。不刻意去维持,也不肆意去掌控,它本该是什么样子,就让它呈现什么状态。索性,瓶颈期终于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 好友要买房子准备结婚了。找我借钱,心里十分矛盾。知道一个人不到万不得已,是不会找别人借钱的。其实我自己也没有存到多少钱,基本上都用来添置衣物了。另一些,存了个定期,怕家里急要钱用。不过她开了口,我自然就难以再拒绝了。发现自己,还真是个不懂得拒绝别人的人。唉......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 后天晚上聚餐,真的能够“能饮一杯无”了。太好了。

  • 2012-11-25

    一年又一冬 - [こころ]

          周末,和往常一样,又不一样。周三到周五我出差去荆州参加湖北省的青年教师优质课比赛,只是去听课。周五学校派车接回来,晚上上两节晚自习,周六的上午两个班,四节课。直到周六下午两点钟,伺候好五十个孩子,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房间。莫名的焦躁和厌烦情绪弥漫了自己一整日,于是就用睡觉来打发时间。往常的周末,我会会见朋友,去爬山,去打球,去买菜,去做饭。这个周末,听着SHE的歌,我睡了整整一天半。

           冬天,和以往一样,又不一样。去年的冬天,我二十三,今年的冬天,我二十四。本命年,过了年,便二十五了。这一年,因为工作缘故,我在新浪开了教学博客,博客大巴渐渐荒废。我写博文,无非是教学随笔,感悟,冠冕堂皇的话,写给领导看,写给同事看,写给学生看。我没有写给自己看的文字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前几天看了个很搞笑的电影,我忘记了名字,哦,突然又想起来了,好像是范伟《疯狂的饭局》吧。里面有一句台词反复念叨,“幸福和贫富无关,于内心相连。”其实这样的真理,又有谁会不懂呢?可是让你去践行,那却着实相当困难。当你践行着你认为的幸福时,身边的人会鄙夷你此刻的温柔乡,最后你便逃脱不了自己对内心的拷问,你便不会觉得幸福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还记得自己本命年时许下的愿望。今年我要听一场演唱会,长途旅行一次,谈一场恋爱。这一年快结束了,能自己努力去实现的,都实现了。比如五月的时候去武汉听了王力宏的演唱会,第一次买VIP的票,离自己的偶像不到五十米的距离,感受他的一切真和美,疯狂的夜晚,格外的幸福。比如七月份的时候学校组织我们去凤凰旅游,虽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美好,可是我们在沱江泛舟,住美丽的吊脚楼,夜晚在酒吧热舞唱歌喝酒,总是难得的生命体验。只剩最后一件,谈一场恋爱,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了。因为恋爱这件事,并不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的。它需要机缘的巧合,上天的注定,电光火石间的怦然心动。而这样的时机,千载难逢 。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让自己努力对一个人心动,比如一个关心你很多年的男孩,默默关注着你,我很想努力对他有心动的感觉,努力了之后,发现原来徒劳无功。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条件很好的男人,在武汉工作,二十九岁,想结婚的年龄,我们尝试着QQ,短信,电话联系,最终无果而终。也许都发现了不是对方的菜,于是及时地终止了这个游戏。

          不知道是哪篇文章里的女主人公对自己的闺蜜说:“时间会把正确的人带到你身边来,所以,在这之前,请好好照顾自己。”我们经常用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,安慰朋友,如果时间一直没有带来他,那怎么办呢。可是无论如何,我们都要好好照顾自己。这样,总是没错的。

           闺蜜FY明天要结婚了。并不是她初恋的那个男孩。高中的时候,我们四个女孩,曾经无限憧憬着未来。那时候的她,只愿和高中的初恋男友考到一所城市上大学,最后毕业,结婚。结果没有料到,初恋还是不堪一击,被打败了。晚上和YL聊到这个话题,我说,初恋总是难以忘记和美好的,但是都不是最终和你走到最后的。

           于是,在这样的夜晚,我想起了那个人。我缩写了无数遍的名字,发神经清理自己的邮箱。我重新读他写给我的邮件,每一封的开头都是,“在干啥呢。”无数个“在干啥呢”,曾经占据了我的整个邮箱和青春。只是不知道那般骄傲而自负的青春里的自己,曾经怎样妥协于现实和未来,于是,彼此终于成为了生命中的风流人物。再也不曾相见。

           多少青春不再,多少情怀已更改,我也早已,遗失了你的爱。七年甚至十年的光景,早已改变了一个人的少年心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只是冬天,温暖的火炉,甜酸的柠檬水,让我写下这些与内心有关的话语。一年又一冬,冬天终将过去,春天终会到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

  • 2012-06-25

    好久不见 - [こころ]

             好久没来大巴,赶脚自己快要遗忘这块自留地了。今天晚上和同事一起吃完饭,也许因为大家高兴小酌了几杯的缘故,不知为何就想到了这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大巴依然是那么干净冷清。看了一些链接的大巴,发现朋友们生活都在继续丰富多彩,尤其是我最敬佩的手工女王susu,http://sususeed.blogbus.com/又做了很多好看的作品,大爱啊。那么有爱的一个女子,我在尽情想象她的样子,心想定然是一个古典美丽的江南女子,喜欢手工,说话幽默,十分有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还有永福村,http://yongfucun.blogbus.com/,她的小兔子已经平安降临,她辞去了工作,在过简单幸福的家庭生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还有叶程程,http://yexiaowei.blogbus.com/,曾经给我记过明信片的女子,喜欢在路上的女子。虽然她也很少更新了,但我相信她一定还一直在路上行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从2011年到2012年,时间过得是如此之快呢。一年的班主任生涯,陪着一群十五岁的孩子走过,他们由十五六岁走进了十六七岁,整整一年,我由二十三岁走进二十四岁。在一所高中,我在简单的工作,生活。

            能够陪伴一群人孩子成长,我觉得是幸福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 班级的刊物已经出版,拿着一本集聚了孩子们心血的书,我充满了感恩。感恩于这个有爱的学校,和所有爱我关心我的人。谢谢你们。教会我成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

  • 2011-08-28

    秋以为期 - [こころ]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 在生日之前我干了几件重大的事情。首先是把蓄了长达一年的长发剪成了短发,剪完之后十分后悔,不过安慰自己不就是一把头发嘛,迟早还是要长长的。其次是在网上终于买了那块心仪已久的CASIO手表,应该说是CASIO女表里中等款,今天到货了之后测试了一下防水性,还比较强,前面的几块手表均因不防水已经废了。最后是买了个OPPO的手机。把去年冬天买的NOKIA那款C600送给了弟弟之后我的手机就是空窗期,本来想买个IPHONE用,但是如果让堂哥从香港带回来的话估计得春节了,最终决定还是换个翻盖的手机用用,每次都是NOKIA,基本都是直板或者滑盖,一直想用用翻盖的手机,这次总算如愿以偿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完了之后掐指一算,今年的农历生日居然落在了8月31日,全校开教职工大会的那天。去年才叫凑巧,生日的时候刚好是教师节。记得晚上和办公室的老师在鸣凤山下的汇源聚餐,大家为我庆贺生日,当时情形还历历在目,转眼之间,就一年了。时间真是头脱缰的野驴,横冲直撞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对于班主任一职,本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但是X说的对,你现在除了工作和学习,只剩下等了。要等,忍受住异乡离别,忍受住寂寞孤独,全心全意地去等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埋头工作。三年为期,过了这三年,我也再不会去想。第一年已经过了,第二年应该也会很快吧。我真心期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去年秋分的时候去鸣凤山,看着漫山遍野的曼珠沙华,感觉自己来到了异域一般,真心喜欢这里的空气这里的山水还有这里的学生。今年秋分,还去鸣凤山看曼珠沙华吗?

  • 2011-07-31

    好久不见 - [こころ]

    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暑假就过完了。今天还在睡梦中接到同事的短信,说我们8月5号就要去学校报道了,要安排工作了。新的学期又开始了。车轮滚起来了,嘎吱嘎吱.....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我觉得自己着实幸运,至少还有一个暑假可以休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 今年暑假去了成都,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去峨眉山和乐山了。真的很美,很好。所有的语言都无法形容。成都真是个好地方,很想去定居啊。